老陈他们单位有甲、乙两个傻子。这两个傻子让他们领导操碎了心!根据国家政策单位招聘残障人士工作的可以获得国家相应的政策,比如在税收减免和福利补贴。
每过几年由残联组织一次检查,检查是针对用工单位残障人士的身体状况,然后重新评定这个优惠标准。
这两个傻子心气都很高,努力显示比对方智力优越。
当然他们不跟正常人比,而是开展智障与智障之间的智力较量。
谁也不服气谁!老陈他们主任一般遇到这个时候就把他们俩个喊到办公室单练。
在评定智力标准时有项指标叫计算能力,如二加二等于几。
甲嘴快,张嘴就答:“等于四”。
他伸出四个手指头,然后得意洋洋的看着乙傻子。
主任说:“你这样不行啊!到医院医生要问你,你说等于一,要不你就不理他,知道吗?甲说:”是等于四啊!我学过的“。
主任说:”你听不听话?不听话下次春游不带你去了“。
甲说:”我听话,主任你说等于就等于几“。
主任说:”他们叫你认数,你就别理他们就行了“”。
甲说:“我妈说了不理人不礼貌“。
主任说:“遇到穿白大褂的别理他,你妈没跟你说?”。
“没说!“。
“二加二等于几?”。
“不知道!哎,这就对了”。
主任在桌子把香烟摸出来,扔了一枝给甲,主任说:”你在边上坐坐,我来问问他“。
然后他招手让乙过来,主任问他:”一加一等于几?”乙不理他,两眼望着天花板。
主任叫乙:张东海问你话呢?”。
乙傻子叫张东海,在单位仓库开电梯。
人很热情,见面熟。有一次我到老陈那儿去,老陈让他喊我高哥。
后来要澡堂里洗澡,大家都光着。
他多老远一眼就把我认出来,他用浴巾围着走过来跟我打招呼;“高哥洗澡啊!”。
我看看他说:”你也洗澡“。他说:”我洗好了,你抽烟吗?“。
然后从浴巾里变戏法似的拿出包烟,从里面弹出一根要给我点上。
我说我马上要下池子,他说夹上夹上。亲自给我夹到耳朵上。


我遇到老陈,我就跟他说;”你别看你们单位张东海,人家都说他脑子不好。
我看他比你强,嘴可甜着呢!“。
老陈说;”张东海这人鸡贼呢,平常不言不语的。
遇到什么好吃,发加班费你少他一个你试试“。
主任接着问张东海一加一等于几,问了好几遍,他都不理他。
突然他笑了,拿手一指甲傻子说:”你个呆逼!教都教不会。
主任过去怎么跟你说的?医生问你,你不理他不就行了“。
主任夸张东海聪明,张东海也觉得挺长脸的。
主任就给张东海交待说过几天单位给你俩派个车,送你们到残联做检查,你领着他去。
路上别出什么叉子知道吗?
张东海说:“他不听话,我就打他!”。
主任说:“不能打,不听话你回来跟我说”。
老陈他们单位有了这两个宝货,一年要少交不少税钱。
老陈有时跟主任说张东海不干活,在后院看蚂蚁上树。
主任说:“他不干你帮着干干就算了,你跟他生气犯不着”。
后来单位买断工龄,老陈自愿下岗。
我问他那张东海他们不惨了吗?肯定是头一批啊。
老陈说他们俩活得好好的,回家拿全工资了。
临走的时候张东海还把我们主任给揍了一顿,派出所都来了。
警察说打了就打了,他一个残障人士又不能关他,以后见他躲着点就行了。
我说:“就这样没事啦!”。
老陈说: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。
他过了一会说;“有时我真羡慕张东海,我也老想揍主任一顿。
可前思后想下不去手,你看看人家,想打就打。活得真叫率性!“。


前些天我跟我堂弟的孩子谈到学习,这个孩子是个小学霸。
成绩排名很少低于全校前三、四名的。
我问他;“你觉得你聪明吗?“。
他说:”一般吧,书上说人的智商都差不多“。
我说:“那你成绩为什么那么好?”。
他想了一会说:“我比别人专注一点,我玩的时候就玩。
学习的时候就学习”。
我问他:“那小五弟弟天天学怎么就不行?“。
他说:”我也不知道,他脑子跟漏斗似的。前脚背的后脚忘记了”。
我问他:”那么现在你还认为智商都是差不多吗?“。
他说我们老师说了,学习不好的孩子主要是自己不努力。
我说不是这样的,因为老师如果过早的跟你们说了这种先天智力上的差异,会很伤那些智力一般孩子的心。
比如你爸跟我在小的时候老师最多的评价是:聪明但不好好干!
后来我跟你爸就一直在反思这个问题,那就是我们并不聪明,是不聪明才导致我们的不努力。
这两个互为表里,跟太极的阴阳八卦图似的。
他说:你这个意思是不是说。
就算你跟我老爸拼了老命也未必能学得好?”。
我说:”是的!”。
他说那老师那样说不是骗人吗?
我说那也不是这样,主要还是安慰我们家长。
使他们不至于心存绝望,破罐子破摔。
这个也是最近才想明白的。
刚才我为什么问你第一个问题是:‘你觉得你聪明吗?“,你的回答很好。
这证明你确实是一个聪明的孩子。
你说你成绩好是因为你比别人专注,但一个不聪明的人他一定以为自己比别人聪明。
聪明人的特征就是觉得自己不聪明,甚至是蠢。
只有傻子才要努力证明比别人聪明和高明。
其实当时老师在夸我跟你爸的时候,实际上正话反说。
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聪明人不干的?
努力是聪明人一种外在表现形式。
不努力这种行为本身就表示我们是瓜怂。
他说我觉得你分析得好有道理,好象我们老师对差生家长都这么说。